1. 首页
  2. 时尚
  3. 正文

第70章

好像是他把江少晓的女朋友带过来的。难道这就是狗血的下场,他千里迢迢从h市找来一个漂亮的女孩!

姜仁打了一个电话给另一个人,告诉他以后要注意什么,他就带着孟听着走了出去。

“你走了有关系吗?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他顿了顿:“我家。”

孟睁大眼睛看着他,深棕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讶,透露着你疯了。

姜仁握紧方向盘:“你不愿意?”

她只是受了惊吓,今年春节带了个女生回家,但通常不是单纯带个玩伴。

她当然不想。

这太可怕了。她才十几岁。

“我们刚才在吵架。”她脸红了。“你让我慢下来。”

“我没跟你吵架。”

“可是你说分手。”

他撅着嘴,所以没有吵架,这是他最绝望的倒退。他怎么能和她吵架呢?就算孟听了他的话,他也知道有些感情她不会明白。

“我以后不会说了。我爸不在家,我带你去换衣服。”

他坐汽车来了又走了。

孟知道父亲不在,心里松了一口气,又觉得奇怪。如果她坚持不去,他一定要多想。

她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有个老头在吃冰糖葫芦,她呆了一下,下意识地去看姜仁。他摸摸她的头:“那是奶奶。”

江奶奶转过头,看见孙子,笑了:“小仁放学了,奶奶给你送冰糖葫芦。”

老人说着,拿着半串冰糖葫芦走了过来。

她吃了两个,还有三个,喂到姜仁嘴里。

姜奶奶身高1米5,大孙子接近187。但在老人眼里,她的孙子还是那个四五岁无人照顾、备受排斥的孩子,她永远忘不了自己的痴呆。

姜忍着低眉顺眼,不嫌脏,又吃了一个。

江奶奶看到孙子吃的时候很满意。然后我看到那个女孩被她可爱的孙子领着。她很漂亮,穿着雪白的冬裙,裙子上全是绒毛。

紧张地道:“蒋奶奶。”

姜奶奶高兴极了:“观音菩萨来了!娘娘吃长生果吗?”

她把冰糖葫芦递到孟的嘴边。

孟还没来得及反应,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她满是皱纹的手掌,往后一推。他说,“奶奶,别胡闹了,去坐下。保姆,快来看。”

老人不确定,看到了也很害怕。他怕观音菩萨生气,觉得孙子小气,不祝福他。

保姆带着为老人准备的水果很快就来了。她尴尬地擦了擦围裙:“对不起江少,刚才老太太想吃水果。”

江刚想说些什么,但他的手机响了。是他爸爸。他皱眉。“我去接电话。”

孟点点头,他走到走廊前面的落地窗前接电话。

只剩下和江奶奶了。

江奶奶还是觉得自己是小观音,漂亮又幸福。看到孙子不在,她偷偷想给她送糖葫芦。

孟听说,大多数老年人患有老年痴呆症。

她有长长的睫毛,咬下了一根。

老人喜气洋洋地说:“观音菩萨,你应该保佑我的孙子。”

“很好。”她带着温柔的声音,笑着拿了张纸去擦江奶奶衣服上的糖渣。

“好运,好运。”

姜仁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这一幕。他只看到了他的奶奶和一个孩子,要求孟改变事情。

女孩笑着说好,她身上什么都没有,只是把脖子上的白羽毛项圈给了江奶奶。姜奶奶高兴极了。只有两件东西属于她,其余的属于杨君,所以它们必须归还给别人。颈圈和皇冠是她的芭蕾舞演员买的。

现在一个被姜仁扔了,一个给了姜奶奶。

偏偏有两样东西好像撞到了他的胸口。

姜宅没有女装。这会儿有人送过来。江怕她冷,让她换衣服。

别墅里有暖气,但不冷。孟听了,去客房换衣服。当她换出来的时候,她在门边看到了姜仁。

“我祖母精神不太正常。不要介意。”

她摇摇头。

“为什么不让我吃江奶奶的冰糖葫芦?”她眨着眼睛,纯洁而好奇。老人只是伤心了很久。江奶奶的世界就简单多了。虽然后来她安静地吃了,但老人变得开心起来。嘴里还是有酸酸甜甜的味道。

他的手指轻轻碰了碰她嫩嫩的脸颊,沉默了一会儿,用沙哑的声音告诉她:“老人的东西会有点脏。”

这是事实,尤其是对于那些还昏迷不醒的老人来说。

所以他宁愿他奶奶不开心也不让她吃。

他反而一点都不介意,低头随便嚼了一颗。

孟愣住了。她没想到姜仁会这么说。

她一直觉得他很凶,但今天这个少年让他看到了他很负责任的护短,却格外温柔。他不是不喜欢老人,而是怕她觉得委屈害怕。

于是姜仁把老人的手推了回去。

她的内心是温暖而有趣的。

难怪姜仁为了救爷爷,毫无芥蒂的跳进水里,背着他走了很远。只有当我被摸我的头时,我才生气。

她的心软了:“姜仁,刚才姜奶奶说我是观音菩萨。”

他弯下嘴唇:“嗯,你看起来不错。”她还穿着白裙子,奶奶会认错的。

“她还许了个愿。”孟咬着嘴唇,赧然而笑。“让我祝福她的孙子。”

客厅里有卡通片。

他心跳的很快,他在两边扶着她,他低低的笑着问她:“祝福你,嗯?小女神观音?”

她小着脸,语重心长地说:“不要祝福坏人,不要祝福坏人。哎。”

他忍不住笑了:“没关系。我不是信徒,没有信仰。我要什么,自己来。”

他低下头去吻她。他想她想了很久,从去年她在他病房外哭,到B市整个被雪覆盖的时候。他的心是荒凉的,他深深渴望。

孟不想给他一个吻,虽然他哄着人,但他总是生病,差点和他分手。何况是在他家,他不可能不注意?

她把他的脸推开,禁止他触摸自己。

“我还没有原谅你。你说不要我,就是不要我。想要就要。哪里有这么好的事?”

如果下次有事,他的冷漠会变成冰。她是一个普通公民,他不会见她。她再也见不到他了。她不是姜仁,她不忍心这样来来回回。

她压着他的肩膀:“我还在生气。”

只是语气很软很甜。无缘无故地,它让人怜爱得要命。

他喉结一动:“那我怎么原谅?”

"."她哑然,问她说她真的说不准。

她茫然地看着他,他的心融化了。

“都是我的错,宝贝。不要生气。让我尽我所能向你道歉。我不想要你。”

他很自然地低声喊着宝贝,仿佛已经在脑海里喊了千千几千遍,她的耳朵都红了。这个可耻的名字是什么?更何况姜仁没有下限。他显然有,现在他可以说出任何废话。

孟尽量不理会他的称呼:"我得回家,我今晚的飞机票。爸爸和哥哥在等我吃团圆饭。”

毕竟是过年。她告诉舒爸爸今晚回去,舒扬会来接她。她留在B市总是不好,在别人家就更不像话了。

他的瞳孔轻轻收缩。

她回到他身边的第一天,就急着回家,让姜仁有种被逼疯了的错觉。

在幻觉中,她告诉他,她喜欢他,他在她心里不是不完整的。

在口中出血,感受到疼痛和血腥味后,他确定这是真的,让躁动的心不要失控。

“我跟你回去。”

孟急忙摇头。

姜仁不是一个人。新年那天,他跑到她家。估计舒爸爸会拿着扫帚赶他出去。另外,他的父母呢?

“我哥会来接我的。”她眨了眨眼。“你回B市读书吗?”

“嗯。”大部分时间都在计划。

“那你放假再来H市吧。”

他什么也没说,他的黑眼睛很平静。似乎这是一种变相的远离方式。

孟忍住了笑:“我要好好学习,参加高考。早恋影响成绩。”

姜仁一直没有什么成就。

“走着走着自己都选不到合适的大学,姜仁。我得考上b市的大学”因为你在这里。

他震惊了。

我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。姜仁一直知道,上大学是她的梦想,但有一天,她的梦想和他联系在了一起。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她心里的分量远不如她的家庭和梦想,他也有这个自知之明。

那次姜仁送她去机场,还觉得荒唐。

晚上上飞机前,孟烦躁地松开了领带。

她教他打架很久了,所以他顾不上白天黑夜。

但是谁呢?他。妈妈可以日夜忍受。

她已经快过安检了,姜仁怕她明年春天变心。

他握着她的手腕:“霍一峰,你喜欢过他吗?”

“不。”她摇摇头,几乎想咬他。

“你为什么不喜欢?”

霍一峰不是徐佳。他有钱有长相,成绩不错,没有丑闻。姜仁也查了一下,这个人人品确实不错。

她磨牙。这个混蛋太气人了。为什么不喜欢?她一定要喜欢一个好男人吗?

“你要我喜欢他?”她很生气。“那我就试试看。”

“不。”他说,“别走。”

“你一定要去吗?”

他静静地看着她。

一瞬间,孟竟然明白了他的意思。太诡异了。

她被姜仁吓到了。

他闭上漆黑的眼睛,抱住她,把头埋在她的脖子里:“不喜欢他,也不喜欢其他任何人。我爱你。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dbptg.com/news/102206.html